正在加载图片...

西关打铜:千锤百炼复兴“黄铜时代”
2013-10-18 11:01:57   来源:信息时报   点击:

铜碗、铜锅、铜筷子……在现代人家中,早已难寻铜器踪影,而在旧时西关,却是曾经老广州的“传家宝”。近日,记者寻访广州恩宁路两代打铜手工艺人苏氏父子,探求铜工艺“千锤百炼”。

天程铜艺内的铜制品。

天程铜艺内的铜制品。
天程铜艺内的铜制品。
 
打铜艺人苏广伟之子苏英敏现全面接管天程铜艺事业。
打铜艺人苏广伟之子苏英敏现全面接管天程铜艺事业。
 
  铜碗、铜锅、铜筷子……在现代人家中,早已难寻铜器踪影,而在旧时西关,却是曾经老广州的“传家宝”。近日,记者寻访广州恩宁路两代打铜手工艺人苏氏父子,探求铜工艺“千锤百炼”后的发展故事。
 
  打铜起源:盛时从业数千人 家家户户铜傍身
 
  铜碗、铜锅、铜筷子……这些如今罕见的铜器用品曾在旧时西关兴盛。据资料载,广州的手工打铜技术最初传承于江浙一带,清末时最为繁盛,各式打铜行工人超过2000人。广东铜锡器制造多集中在手工业较为发达的城市,如广州、佛山、潮州等。除了铜碗、铜炉等基本生活器皿,最出名的铜器还有铜制水烟筒,远销南洋一带。
 
  据上了年纪的“老广州”回忆,铜器盛时是家家户户的日常用具,由于传热快、耐用兼“保值”,西关的大户人家家里都有整套铜制的锅碗瓢盆“镇宅”,小康人家也都有几件铜器傍身。广州的光复路、人民中、人民北一带在上世纪50年代成为“打铜街”,名盛一时。而在1958年,国家把铜统一收归国有,广州西关一带原本以打铜为生的手工艺人纷纷转行,光复南路、大新路、天成路等广州有名的打铜街从此消失不见。自此,铜器业式微,而40年以后,国家才重新对民间开放铜,那时已是1998年。铜器也在西关手工业发展中渐行渐远。
 
  铜艺式微:风雨飘摇天程铜器
 
  打铜艺人苏广伟祖居西关,自20岁入行学习冶金工艺开始至今,一直与铜打交道。1958年,国家将铜统一收归国有,原本以打铜为生的手工艺人纷纷转行,打铜渐式微。1998年,国家重新对民间开放铜,土生土长在恩宁路的打铜“苏哥”联合两名已70岁的打铜老师傅,在恩宁路开起了一个占地仅4平方米的天程铜器店,将“当当”的打铜声延续到今天。
 
  “那时父亲50多岁,正处于人生低谷。打铜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他觉得,旧时西关,铜器一直是大户人家必备的生活器皿,又是纯手工煅成,艺术价值很高。国家开放铜,是一个机会,可以借此将铜文化发扬光大。”回忆起开店初衷,苏广伟之子、现全面接管天程铜艺事业的苏英敏表示。
 
  为发展铜艺,苏广伟常走街串巷向街坊邻居“淘”旧铜器,他从老西关住户那里淘来了能再利用的铜制品,也希望能原汁原味照旧“还原”。15年来,天程铜器店里的打铜声成为恩宁路上不间断的“特色”,苏广伟也是街坊邻里远近闻名的打铜佬,人称打铜“苏哥”。
 
  然而,铜器发展的盛景不再,随现代不锈钢等冶金技术的发展,铜器皿早已被大量机械制造的不锈钢、铁制品所取代,手工铜器也鲜有人问津,苏广伟铜器店常常一个月也做不成几单生意,十几年来一直持续负债经营,但他却始终乐在其中。在苏英敏看来,因为热爱,父亲宁可“倒贴”。
 
  铜艺复兴:两父子的铜文化之路
 
  2007年9月,在苏广伟将天程铜艺经营了近二十年后,苏英敏决定接过父亲的接力棒,自己经营天程铜艺。与从事铜器业几十年的父亲相比,苏英敏对打铜手艺几乎“一窍不通”,接手铜器店,也“只是想让辛劳了一辈子的父亲能好好休息,应该替他接下担子”。
 
  苏英敏回忆,因经营理念的不同,刚从父亲手里接手店铺时,他便和父亲“约法三章”,要求父亲将铜器店的经营权“全权交付”,“铜艺是一种文化,我希望将铜器店品牌打出去,不仅做一家铜器店,更要做出铜文化。要做品牌,只做街坊生意是不行的,我要在恩宁路,做全国的铜文化品牌。”
 
  苏英敏说到做到,自2007年至今,曾经需要父亲苏广伟“倒贴”维持的铜器店,如今越做越红火,不仅将天程铜器店生意做大,还开了多家分店,“天程铜艺”成为品牌,旗下有“铜声铜器”多个工艺品牌。而有别于过去铜器定位“日常用品”的销售方式,苏英敏广聘精通铜工艺的师傅,做出铜麻将、铜家具、铜葫芦……任何能想到的铜制工艺品,他都想尝试。苏英敏表示,“当时接手天程铜艺的时候生意并不十分理想,我决定守住传统铜器皿,即西关的铜器厨具,同时用新思想对铜器款式进行创新改变。”
 
  铜艺店的名号被打响之后,2009年,“西关打铜”正式成为广州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广州亚运会上,苏广伟被邀请作为火炬手,他的手印和部分作品被广州市档案局永久收藏。而苏英敏也将打铜变成了好景无限的事业,今年国庆节,他在广州市一宫内新开300平方米展厅宣传铜文化。
 
  铜艺传承:每一个手工铜器背后都有故事
 
  在老一辈手工艺人看来,做铜器,本来是“贱”活,天天抡着锤子敲,还容易伤手。而从一块铜片,到一口小锅,究竟需要多少锤?好的铜器,厚薄均匀、表面平整,工匠的手艺,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提起铜艺的传承,苏英敏表示,未来广州的铜艺发展“绝不会后继无人”,传统老手工艺在发展中有误区,觉得很多手工艺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渐少,没有前途。但其实只要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子,都能打开市场,“从前恩宁路只有我们一家铜器店,现在已经有15家;以前打铜人被说"傻",今天都争着来我们这里做打铜师傅。其实只要找到合适的发展方向,意识到其中的价值,老手工艺一样可以很好地传承。”
 
  (撰文 记者 郭苏莹 摄影 记者 徐敏 实习生 曾哲)
    相关热词搜索:西关 打铜 工艺

上一篇:唐鎏金铁芯铜龙成最佳修复品
下一篇:广州大妈藏金精明:批量抄底小规格金条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