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凤雏遗址青铜马车主人可能是观礼车车主
2014-08-29 13:12:31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点击:

近日,岐山县京当镇贺家村凤雏遗址(西周最有代表性的建筑遗址,它是一座相当严整的四合院式建筑,由二进院落组成。中轴线上依次为影壁、大门、前堂、后室)附近发现一大型车马坑,考古专家通过考古发掘发现一乘青铜马车,这乘青铜马车体积大、青铜含量高。

车轮直径1.4米,轮毂厚15厘米,全部青铜制作,极为罕见 网友“岐周古寨”供图

车轮直径1.4米,轮毂厚15厘米,全部青铜制作,极为罕见 网友“岐周古寨”供图

 车马坑发掘现场 网友『歧周古寨』供图
车马坑发掘现场 网友『歧周古寨』供图

复原的古代战车模型 资料图片
复原的古代战车模型 资料图片


  近日,岐山县京当镇贺家村凤雏遗址(西周最有代表性的建筑遗址,它是一座相当严整的四合院式建筑,由二进院落组成。中轴线上依次为影壁、大门、前堂、后室)附近发现一大型车马坑,考古专家通过考古发掘发现一乘青铜马车,这乘青铜马车体积大、青铜含量高;而更为罕见的是,整个轮子完全是青铜实体,车前还有三匹或四匹马的骨骼,说明当时这些马都被“殉葬”。

  田野勘探10多天 发现西周车马坑

  “考古队勘探了10多天了,探测时发现了这个车马坑。”昨日,周原博物馆一负责人说,这支考古队由北京大学文博考古学院、省考古研究院和周原博物馆等组成,通过探测发现后,他们便进行了现场发掘。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现场看到,考古现场位于京当镇贺家村南侧,凤雏遗址附近。而发掘现场附近仍是一片田地,地头停放着一辆“房车”,几名工作人员正在看护现场,旁边一个大坑已经用木板覆盖,工作人员说,这就是此次发现的车马坑。

  在车马坑北侧的一大片田地里,七八名考古队员仍在用工具进行地下勘探,田地里到处是被钻的空洞,而马路上,还有一辆印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字样的消防车在巡逻。

  周原博物馆该负责人说,目前,考古队员已探测出这乘青铜马车的具体位置和形状,正在进行保护性发掘。

  车轮全部青铜制作 国内极为罕见

  昨日,华商报记者从考古专家处得知,此次发现的车马坑目前仅一个,铜马车距离地面1.2米,而这乘青铜车长2.4米、车宽1.8米,而且极为罕见的是,整个车的车轮为青铜制作而成。

  “这在国内是非常罕见的,以前发现的青铜马车,轮子基本都是用青铜包裹木头而成,而这次发现的青铜车车轮,竟全是用青铜制成。”该考古专家说,这对车轮直径达1.4米,青铜轮毂厚15厘米、宽5厘米,中间本来用木头做辐条,但因为埋藏地下已经3000多年,所以早已腐烂,而轮子中间的青铜“轴承”已经掉落在坑底。

  “以前发现的铜马车,轮子都是用青铜包皮,基本都是1厘米左右厚度。”该考古专家说,所以这次发现的完全用青铜实体做轮子的铜马车则在国内极为罕见。

  而更让专家惊奇的是,在这乘青铜马车的前面竟然发现了马匹骨骼,这说明当时马车前有活马被“殉葬”,具体数量可能是三匹或四匹。

  “中间那匹马的骨骼有些游离,到底是两匹马还是一匹马的骨骼,还得等发掘后进行具体分析。”该考古专家说。

  现场未发现兵器 马车或为豪华“观礼车”

  昨日,考古专家告诉华商报记者,目前,这乘青铜马车的左侧已经完全发掘出来,而右侧仅仅挖了有2厘米左右。

  此外,该考古专家初步判定,这乘青铜马车的年代应该是3000多年前的西周时期。而在起初分析时,有专家认为这乘青铜马车可能是战车,但考古人员在发掘现场,并没发现其他线索能证明该马车是战车。

  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员在旁边发现了大量用于装饰马车的铜件,每个铜件上都有精美纹饰;同时,这乘青铜马车与以往发现的青铜马车相比“体积大、尺寸大,而且重量重”。所以,这么“豪华”的青铜马车很可能是当时的观礼车,而且主人很可能是诸侯以上级别。

  而支持“观礼车”这一初步结论的依据还有,现场未发现兵器,而据史料记载,那时西周正处于鼎盛时期,战乱较少,所以“观礼车”的可能性较大。

  ■焦点疑问

  这个车马坑到底是何来历?

  据了解,此次发现的车马坑距离凤雏遗址仅两三百米远,而其到底是何来历,目前有三种猜测。

  猜测一:窖藏

  考古专家称,这可能和西周王室动迁有关。“当时周王室向东迁移,可能是王公贵族带不走的就埋藏在地下了。”该考古专家称,随后因为各种原因就遗忘在了地下,成了窖藏。

  猜测二:陪葬品

  考古专家称,如果是陪葬品,那么说明其周围一定有大墓存在,而且还是凤雏遗址之后才出现的。

  “凤雏遗址属于早周遗址,也是宗庙遗址。”该考古专家称,车马坑距离凤雏遗址仅两三百米远,所以如果附近有大墓,凤雏遗址同期或早期,是不可能将墓葬安放在附近的。

  因此,说明该墓葬是凤雏遗址以后才出现的,但是否真有大墓,考古人员仍在勘探。

  猜测三:广场“雕塑”

  考古专家称,该车马坑很可能是凤雏遗址前的一处雕塑。“凤雏遗址是宗庙遗址,当时祭祀就在这里,而这个车马坑或许就是宗庙前的一处雕塑。”该考古专家称,而如果这一推测成立,专家断定,在对称方向,还有一个同样的车马坑。

  而如果是雕塑,为何车马坑内还出现了马骨骼?“这正是祭祀需要,西周活人都成了祭祀品,马匹就更不足为奇了。”该考古专家说。

  目前,考古人员已对车马坑内的青铜器和土壤做检测,以确定具体年份。

  华商报记者周金柱实习记者上官力智

  ■延伸阅读


  西周马车属于奢侈品 只有统治阶级才能拥有

  据史料记载,从商到西汉前期,马车一直是统治阶级才能拥有的奢侈品。西周时期,一整套青铜车马器包括马冠、当卢、节约、镳(音biāo,指马嚼子两端露出嘴外的部分),衔、轭、軎(音wèi,指古代马车上套在车轴的两端、形如圆筒的零件)、辖、辕饰、衡饰、轴饰、踵饰等,它们造型各异,种类丰富,一些器物表面还有精美的纹饰,多数器物使用了鎏金工艺。

  西周时期的马车由两匹马或四匹马拉,如果按照今天讨论汽车的标准,两匹马拉的车操控灵活、转向更好,四匹马拉的车动力强大、速度更快。在四匹马拉的车中,中间两匹马叫服马,身体强壮、力量惊人,主要负责拉车,左右两匹马叫骖马,聪明敏捷、反应迅速,主要负责转向,其中左骖是四匹马中最重要的一匹,能在第一时间理解驭手的意图,因而也备受人们重视,甚至成为贵族交往中最贵重的一种礼物。

  牧野之战曾一次动用战车300乘

  此外,马车在西周也主要被作为战车使用。据考证,古代战车每车载甲士3名,按左、中、右排列。左方甲士持弓,主射,是一车之首,称“车左”,又称“甲首”;右方甲士执戈(或矛),主击刺,并有为战车排除障碍之责,称“车右”,又称“参乘”;居中的是驾驭战车的御者,只随身佩带卫体兵器短剑。这种乘法可以追溯到商朝。

  据《左传》等古代文献记载,西周和春秋时期的乘法也与此相同。此外,还有4人共乘之法,称为“驷乘”,但这是临时搭载性质。除3名甲士随身佩持的兵器外,车上还备有若干有柄格斗兵器。此外,还有固定数目的徒兵(春秋时期称为步卒,战国时期称为卒)。这些徒兵和每乘战车编在一起,加上相应的后勤车辆与徒役,便构成当时军队的一个基本编制单位,称为一乘。据《吕氏春秋》记载,商末,周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中,一次动用战车达到300乘的规模。综合

  (原标题:青铜马车可能是‘观礼车’车主或为诸侯以上级别(图))

    相关热词搜索:凤雏 青铜 马车

上一篇:中国古代青铜器的铸造工艺
下一篇:由出土青铜器看西周霸国宴饮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