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金银器 > 正文

银黄溢彩:镇江出土金银器巡礼
2013-01-21 14:26:50   来源:《东方收藏》   点击:


  历史文化名城镇江,扼南北要冲,得山水形胜,钟灵毓秀。镇江博物馆富藏3万余件(套)文物,耕耘人文,积淀传承,其吴文化青铜器、六朝青瓷器、唐代金银器、宋代丝绸服饰、明清书画、清代宫廷瓷器在国内外享有盛名。更值得一提的是镇江博物馆馆藏金银器文物,基本出土于窖藏、墓葬或塔基,造型别致,纹样丰富,工艺精巧,无论造型、装饰,还是制作工艺都具有很高的审美情趣,达到完全成熟阶段,堪称实用与观赏相结合、技术与艺术相交融,代表了其时金银工艺的较高水平,本文试从饰物、器皿、宗教文物三个部分对其进行全面介绍。

  饰物

  锤和铸造各种小型饰件是我国金银器制作的初始阶段,早期的金银器镇江地区尚未发现。商至汉六朝,镇江地区金银器制作始终以各种装饰用品为主,从1966年江苏镇江市阳彭山砖瓦厂东晋墓、江苏镇江市李家大山M6、1980年5月江苏丹徒县高资公社向阳大队等的出土文物可以观察到。唐代有较大发展,金银饰物颇得上层社会青睐,首饰尤其被赋予了等级观念,1982年镇江丁卯桥窖藏出土的金银饰物量大而精美。宋元时期的饰物制作逐渐社会化,1977年江苏丹徒蒋乔宋墓等的出土文物折射出深刻的时代烙印。明清两代,金银饰物种类齐全、工艺精湛、且更趋实用,出现了诸如1967年5月江苏镇江句容黄梅南巷林业队出土的富丽堂皇的凤冠等前所未有的集大成之作。这里试举几例。
  


东晋金虎形饰

  东晋金虎形饰

  1966年江苏镇江市阳彭山砖瓦厂出土。金质。虎形。圆雕。虎昂首,圆眼直视,张口露齿,须髯俱张,四足弯曲伏地。腹部一孔,似作穿系用。

  明代金饰花片

  1973年江苏丹阳埤城公社城北大队出土。金质。同时出土一对,形制纹饰同。锤呈片状桃形,内镂雕花卉,枝繁叶茂,花瓣舒展,蓓蕾挺立待放。

  明代蝴蝶牡丹花纹金帽顶

  1966年江苏省溧阳县城西公社出土。金质。锤呈圆锥形,器物分为两个层次,帽顶的下端左右两侧呈阶梯形,口錾刻锯齿纹。帽顶前部为两翅张开待飞的蝴蝶,上方为牡丹花。

  清代“奉天诰命”镀金银凤冠

  1967年5月江苏镇江句容黄梅南巷林业队出土。银质,通体鎏金。冠圆框,冠帽饰四龙七凤,缠枝牡丹对绕其间,凤嘴叼衔串串流苏,冠顶缀两名朝官手持笏板面向“奉天诰命”四字拱手而拜。

  器皿

  镇江地区金银器皿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阶段,直至唐朝才有了一次大的飞跃。镇江(时称润州)炉火纯青的金银器制作工艺使其成为唐代南方中心产地,产品多供奉皇室,并錾刻“力士”名牌商标。迄今为止,南方共出土唐代金银器1100余件,镇江以1982年丁卯桥一次出土950余件的总数而称南方之最,尤以其华丽恢弘的金银器皿,引领时代。宋元时期,金银器皿的制作趋于商品化、社会化,元代贵族统治者尤其喜爱金银器,镇江城内金银器作坊鳞次栉比、闻名全国,产品多錾刻匠铺业主名号,金银器皿的使用更是普及至市井街巷、寻常人家。宋代重文而器多精巧雅致,纹饰富有生活气息并折射出仿古思潮,艺术风格幽雅含蓄;元代尚武而器多轮廓突兀,纹饰喜用圆雕、高浮雕,艺术风格粗犷豪放,1982年江苏省溧阳县平桥乡小平桥村宋代窖藏、1966年江苏省金坛县洮西公社湖溪大队元代窖藏文物的出土可窥全豹一斑。明清两代金银器制作则专注技艺,纹饰繁缛、做工精巧,折射出深刻的时代烙印,1959年12月刘受农先生捐赠给镇江博物馆的双龙戏珠碗可为明证。

  唐代银涂金龟负“论语玉烛”酒筹筒、酒令筹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龟神态如生,背负圆筒,筒有盖,宛如龟背上竖起一支金色蜡烛。筒下设二层四面展开的莲瓣堆饰,筒座一周饰尖状条纹,筒身刻龙凤各一,间以卷草和鱼子纹,筒正面长方框内刻“论语玉烛”四字,下面四个并立的腰形区间内各有一对相啄的飞鸟;筒盖与筒身子母口相接,盖面卷荷叶形,葫芦形钮,刻仰莲纹,盖身一周刻两对鸿雁及卷草、流云、鱼子纹。整个器物刻花处皆涂金。与此器同出的酒令筹,其大小正好可置于筒内。文字以《论语》为内容,有一枚酒令筹上还刻有“劝玉烛录事(饮)五分”字样,可知该物即为“论语玉烛”,用来盛放酒令筹。
 

  宋代鎏金乳丁纹簋形双兽耳夹层银盏、凸花狮子绣球纹海棠形银托

  唐代鎏金鹦鹉纹银盒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四出莲瓣形,盖与器以子母口相接,直腹,腹部下收,四曲喇叭形圈足。盖面弧状凸起,顶部以鱼子纹衬底,锤刻一对衔草鹦鹉,衬以缠枝莲花。外壁饰一周缠枝菊花纹带。此件纹饰繁缛,造型精美,为唐代金银器中的珍品。

  唐代银涂金龟负“论语玉烛”酒筹筒、酒令筹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龟神态如生,背负圆筒,筒有盖,宛如龟背上竖起一支金色蜡烛。筒下设二层四面展开的莲瓣堆饰,筒座一周饰尖状条纹,筒身刻龙凤各一,间以卷草和鱼子纹,筒正面长方框内刻“论语玉烛”四字,下面四个并立的腰形区间内各有一对相啄的飞鸟;筒盖与筒身子母口相接,盖面卷荷叶形,葫芦形钮,刻仰莲纹,盖身一周刻两对鸿雁及卷草、流云、鱼子纹。整个器物刻花处皆涂金。与此器同出的酒令筹,其大小正好可置于筒内。文字以《论语》为内容,有一枚酒令筹上还刻有“劝玉烛录事(饮)五分”字样,可知该物即为“论语玉烛”,用来盛放酒令筹。

  唐代鎏金鹦鹉纹银盒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四出莲瓣形,盖与器以子母口相接,直腹,腹部下收,四曲喇叭形圈足。盖面弧状凸起,顶部以鱼子纹衬底,锤刻一对衔草鹦鹉,衬以缠枝莲花。外壁饰一周缠枝菊花纹带。此件纹饰繁缛,造型精美,为唐代金银器中的珍品。元代莲花银杯

  1966年4月江苏省金坛洮西公社湖溪大队出土。银质。十曲菱花形口,腹部弧收,高圈足,圈足外撇,十曲菱花形底沿。盏壁压印二层莲瓣纹饰,内底饰莲蓬纹。

  唐代鎏金压花双凤菱形银盘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菱花形,宽沿、平底、矮圈足。盘内底刻双凤纹及火焰宝珠一颗。沿面锤刻八只飞鸟并以缠枝花、鱼子纹为地。纹饰及凸起边缘处皆鎏金。设计精巧,刻纹生动,装饰富丽。

  宋代鎏金乳丁纹簋形双兽耳夹层银盏、凸花狮子绣球纹海棠形银托

  1982年江苏省溧阳县平桥乡小平桥村宋代窖藏出土。银质。盏侈口,直颈,双螭龙耳,圆鼓腹,喇叭形高足。颈部饰两周方雷纹,腹部为雷纹地斜方格乳钉纹。兽首耳正面为雷纹地乳钉纹,圈足下部有一道雷纹。纹饰处均鎏金。银托锤呈四出葵花形,宽沿,浅腹,平底。宽沿上刻一周回纹,盘底心錾刻两枝牡丹花图案,其外錾刻细云纹地,锤两只雄狮相对跳跃戏球,纹饰处均鎏金。

  宗教文物

  我国古代统治者奉儒学为圭臬,汉代道教兴起、佛教传入,六朝时三教融汇于孝道,成为中国的三大宗教。其中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屡灭不衰。有唐一代,上至帝王、下至平民,尊佛崇佛达到鼎盛。统治阶级以贵重的金银为材质、以佛教题材为纹饰、参照棺椁制度等丧葬礼仪打造舍利容器,制定了一整套供奉舍利的礼佛仪轨,为绚丽的中国古代文化增添了一抹浓厚的佛教文化色彩。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地宫出土的金棺、银椁等正是这种文化的反映。

  唐代长干寺舍利银椁

  1960年5月出土于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塔基地宫。银质。椁头刻门扉和卷草纹,上托慧日;尾部刻如意云纹;两侧各刻双头迦陵频伽鸟,身侧衬以缠枝花纹;盖顶刻一对飞仙,上身裸露,长裙飘扬,披帛飞举,前者仰身,一手托盘,一手张开,后者侧身,双手持果盘,飞行于流云花丛中。
  


唐代长干寺舍利金棺

  唐代长干寺舍利金棺

  1960年5月出土于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塔基地宫。金质。锤而成。除底部外,通体以鱼子纹为地,遍体浅刻精细花纹。棺头上部刻如意云纹,中部刻划直线纹,下部为门扉,左右各有乳钉三排九枚;棺尾刻五朵如意云纹,线条卷曲凸起,上托慧日,两侧各刻两个高髻人首、鸟身迦陵频伽鸟,一前一后,前者一手托盘,一手张开,后者双手合捧果盘,身侧衬以卷草纹;盖顶刻三只仙鹤振翅高飞,四周云海缥缈。棺内存放素面小金棺一只,内盛释迦舍利子11颗。
  


东晋金佛像牌

  东晋金佛像牌

  1962年江苏镇江市东南郊汝山贾家湾东晋墓出土。金质。长方形薄片状。正面线刻一佛,螺髻、裸身、双手下垂过膝、掌心向前、双膝外张、双足呈一字状外展,有头光两圈。背面錾刻半回纹状折线纹。此佛像造型特异,与一般常见容仪具足、宝相威严、着衣、披裟者不同,应为佛教徒举行“浴佛”仪式时专用的释迦太子诞生金像。金牌边缘有剪琢痕,推测此牌原应刻佛像两尊,背刻完整回纹,后被人从中剪开,墓主人夫妇二人各执一半,是研究东晋佛教艺术及其传播的极好实物资料。

  唐代禅众寺舍利银椁

  1960年5月出土于江苏镇江甘露寺铁塔塔基地宫。银质。椁作带座箱形,盖面微鼓,与下部的椁体扣合,椁体下面为直棂乳钉门,有门环和锁,可开启取下;椁尾刻鸿雁一对,衬以如意云纹;两侧刻满花卉,在花丛中,两只迦陵频伽鸟,一作合掌状,一作双手捧花盘供养状;椁下部有三层式的假底座衬以破式海棠和蔓草纹;盖顶刻仙鹤一对,间以卷草纹。

  明代凤凰形银插饰

  1967年江苏镇江句容黄梅南巷林业队出土。银质,通体鎏金。一对。凤凰形,嘴衔金珠,展翅,足踩云头。凤凰整体由金丝盘成,羽毛清晰可见。云头由金丝盘成两片,再用金丝相连。

  唐代鎏金双凤纹大银盒

  1982年元旦出土于江苏丹徒丁卯桥唐代银器窖藏。四出莲瓣形。直腹、腹下内收、喇叭形圈足;盖面弧凸,以子母口扣合。盖面锤刻凸花,以衔草双凤纹为主体,边缘刻八对相向的飞雁,间以缠枝莲及鱼子纹;腹下刻一圈牡丹花,圈足上刻有鸿雁,足边缘饰有莲瓣纹。外底刻“力士”、“伍拾肆两壹钱贰字”。银盒造型端庄,刻花处鎏金,显得富丽堂皇,是唐代金银器中不可多得的佳品。

  唐代龙虎纹银椁

  1975年3月江苏句容行香公社出土。银质。盖呈船篷形,前后各设一圆形榫孔,与前后的榫套合。前档錾刻一展翅立凤,间以缠枝忍冬纹,后档饰对称四环状缠枝忍冬纹;左侧刻一腾龙,张口吐舌,鳍背,鳞身,足作三爪,间饰瑞云纹;右侧面刻一奔虎,形态与龙相近。

  镇江博物馆馆藏金银器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自成一家,其精巧的制作工艺、优美的造型艺术、丰富多彩的装饰技艺,无不展示了现实生活的五彩缤纷,文化艺术的欣欣向荣,金银器也不再只是财富的象征,更是历史和文明的印迹,引领着更多的人关注与欣赏。(作者:张剑)
    相关热词搜索:银黄 镇江 出土 金银器

上一篇:壮族头饰和银饰
下一篇:浅析金银器收藏(一)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0693707

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